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領導力
解密王健林的軍校生涯:愛提問 愛投稿 more


最新數據顯示:王健林超越李嘉誠,成亞洲首富


  5月的大連市區一片翠綠,一家咖啡館內,65歲的吳乃燕掏出陳舊的手機,略顯磨損的屏幕上顯示著他今年3月發送的一條短信。這是一條發給老戰友、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短信,大意是聽說王健林要來大連,期待有機會見面,字里行間語氣誠懇、不卑不亢。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收到,總之沒有任何回復。”吳乃燕笑得有些尷尬,但還是對這種情況表示理解,“我想如果見到面,他是會認我的。”


  37年前,在距離大連市中心30余公里的龍王廟附近,大連陸軍學院一大隊二中隊二區隊區隊長吳乃燕迎來了他在軍校的第一批學員:4個班,約40余名學員,沈陽軍區守備三師邊防團排長王健林就是其中之一。


  王健林曾經是吳乃燕頗為賞識的學員之一。1979年寒假,王健林從老家四川帶了一把藤椅送給他。而當王健林畢業后,吳乃燕還曾幫著替他找對象,盡管未果。


  他回憶,王健林曾有過“如果你來(萬達),就給當副總”的表述,但他安于部隊轉業后地方物資局給予的穩定沒有考慮,其后,兩人的交往隨著王健林商業版圖的擴張日漸疏離。


  他們上一次面對面接觸是在1996年。如今,關于王健林回大連的消息,吳乃燕都是從媒體的報道中得知。他曾經試探見面的可能性,然而終究如同3月的那條短信,杳無音訊。


  王健林曾在多次采訪中提及戎裝生涯對他事業成功的重要性。他的得力干將中,至今仍有他在大連陸軍學院時期的戰友。令出必行的執行力,四處可見的萬達地標,不斷擴張的版圖,使外界對這個龐大的集團產生絲許敬畏,也讓他在大連陸軍學院時期的舊交們拼湊著零碎的記憶,試圖找尋這其中必然的邏輯。


名牌學員


  5年前,吳乃燕從大連物資局退休。從軍隊到地方政府,這個在體制內轉悠了數十年的老人看起來安分淡泊。言及他自己的生活,他說:“挺好。”


  在吳乃燕的記憶里,學員時期的王健林是一個好學生:成績好,而且對自己的家庭背景很低調。


  1978年3月,剛被提拔為排長的王健林進入大連陸軍學院,成為學院一大隊二中隊二區隊8班的一名學員,學習軍事指揮專業。王健林所在的隊是步兵連長隊。按照培養目標,該隊學員如果順利畢業,就能當連職干部。


  這是大連陸軍學院的第一屆學員,而彼時正是軍校的黃金時代。


  曾在大連陸軍學院負責偵查與反偵察課程的教員張昌軍日前告訴澎湃新聞:“當時中央的精神很明確,就是要培養優秀人才,要讓大連陸軍學院辦成名牌(軍校),辦名牌首先要有名牌學員。”


  在此背景下,當時陸軍學院招收的對象是整個沈陽軍區所有部隊的優秀基層干部和戰士,能來大連的學員皆是百里挑一。


  在吳乃燕的印象中,王健林智商挺高,尤其在理論性比較強的科目中表現出色。


  他回憶,當時不少學員對指揮作戰感到吃力,但王健林“拿得出戰術方案。當時他在山上指揮布兵,實際沒有兵,他卻講得很清楚。當時他一講完,其他學員熱烈地鼓掌”。


  “他很愛提問。”張昌軍告訴澎湃新聞,“他問題特別多。有些時候我沒有時間在課上解答他的疑問,叫他吃過晚飯到教研辦公室,晚上會過來好幾個學員,王健林是第一個到的。”


  他回憶王健林提問時很自信,說話給人感覺“我一定是對的”。


  王健林的同屆學員林尤勇(化名)表示,上課時王健林給人的印象是,他覺得自己提的問題比別人深刻。


  多年來,有關王健林是高干子女的傳聞不絕于耳,但至少吳乃燕認為,“他沒有表現出來是干部子女的樣子。休息日總是積極要求去幫廚,幫廚是有名額限制的,有時候他的班長說‘你不要去了,上周你去過了’,但他還是積極要求去。”


  吳乃燕所任區隊長的職責相當于現在的大學輔導員,他對當時班上高干子女的身份比較清楚。但吳乃燕說王健林并沒有跟他提過自己是高干子女。即便在1979年寒假,“他回四川給我帶了一把老家的藤椅,送給我的時候還是什么都沒說。”


  林尤勇回憶稱,王健林曾有一次在跟他聊天時提及自己的父親是師級干部,但終因年代久遠而記憶模糊。但即便只是閑聊時王健林的隨口一說,林尤勇仍覺得可信度頗高,理由是王健林本人的性子也跟那些高干子女的氣場吻合。“他在學校時膽子大,遇事愛動腦筋,擅于分析長于決斷,軍事干部家庭的子女就是這個風格。”


  至于王健林父親王義全的真實身份,媒體多年來也是眾說紛紜。據《博客天下》報道,王義全是一名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曾任四川省大金縣副縣長的謝蕓生確認,王父是大金縣森林工業局的副局長,副處級。


  如今,這所沈陽軍區的第一軍校已被裁撤多年,成為軍區的一處訓練基地。人跡寥寥的校園難覓盛極之時萬人同吃同住同訓練的痕跡。而王健林當年住過的宿舍所在建筑也已基本廢棄——窗戶破落,枯枝從屋檐、窗檐肆無忌憚地垂落。


王健林的照片如今掛在大連陸軍學院的校史展覽館中


  昔日學員王健林的照片如今掛在校史展覽館中,在名為“四化建設棟梁”的板塊,他年輕時的照片排在第一位,西裝筆挺,意氣奮發。與他正對的是“將軍的搖籃”板塊,將軍們的肩章金黃閃耀。


留校歷練


  1979年8月,王健林從大連陸軍學院畢業,由于表現出色,他獲得了留校資格。據林尤勇回憶,當時全院近4000學員,最終留校的學員是個位數。


  張昌軍說:“可以看得出來王健林在當學員時還是一心想在軍隊發展。”


  不過,留校后的王健林開始有意識地規劃自己的未來,制造機會,這在服從性極強的軍隊中并不多見。


  林尤勇說,留校后王健林的發展路線有些不按牌理出牌,在當時的他看來王健林走的并不是大道。林尤勇留校后成為了一名教員,教戰術。20出頭,比臺下的學生還年輕,這令他感覺不錯。


  “當時王健林可以去學院很多地方發展,當教員是一個方向,也可以去三大部(政治部、訓練部、后勤部)謀事。不過當時大隊舍不得放他走,就把他留下來當大隊(一大隊)參謀,正連級。”吳乃燕回憶。


  此時,參謀王健林表現出了對寫作投稿的熱情。


  “當時部隊很多人都不太注重寫作投稿這類事情,畢竟我們不是政工隊,是軍事隊。可他總是不漏山不漏水地就把文章弄到報紙上去了,他的文筆很好。”吳乃燕說。


  時任一大隊二中隊中隊長的陸民杰回憶,沈陽軍區辦了一個《前進報》,隊里一年發的20余篇稿件中九成以上是王健林寫的:“《解放軍報》也發表了他的文章。”


  “當年陸軍學院是個什么地方,文筆好的人數不過來。”林尤勇說。


  但無論如何,愛投稿的王健林被調入了當時在軍校十分重要的宣傳處當干事。


  “根據軍區的要求,當時學院副政委和宣傳處處長重點在抓學院軍士參加黨政專修班的工作,缺一個腦子好使擅于溝通的干事,王健林就被調去做這個事。”吳乃燕說。


  林尤勇認為,當時宣傳處處長的行事、對問題的看法對王健林影響頗深。


  他說,老處長是一個通曉歷史,愛看書,看問題非常獨到的人:“這個人擅于宏觀把握,擅于抓住主要矛盾,解決關鍵問題。他工作再忙也表現得很悠哉,因為他都忙在點上。把什么人放在什么位置,抓什么工作,他一清二楚,這點相當厲害。”


  處長的言傳身教很快讓王健林摸清了辦事門道,在辦事的同時,王健林也因公結識了不少學院領導。


  王健林負責的黨政專修班工作令陸軍學院、遼寧大學和軍區頗為滿意。值得注意的是,王健林的工作成績得到了時任學院院長的認可。


  “根據他的作為和潛力,學院把他調到管理處,從營職升為副團職。”吳乃燕說。


  林尤勇透露,在當時的軍校,管理處是一個好地方,僅次于軍需處,該任命需要院長簽署命令。吳乃燕也表示,根據當時的一般情況,從營職干部升團職干部比較難,是一個坎。


  “王健林擅長理論,按正常情況走理論的路子也不錯。但學院把他調到管理處,說明他有一定的能量,即適應形勢和環境的能量,溝通的能量。”吳乃燕分析。


  1986年,32歲的王健林調任陸軍學院管理處任協理員,相當于副處,屬于副團職干部。而王在管理處的主要工作除了負責整個學院的后勤保障,同時肩負與大連政府尤其是負責對外貿易的部門以及官員打交道的任務。


  林尤勇認為,王健林待過的宣傳處和管理處都是結交人的地方,令他比同時留校擔任教員的戰友有了相對優越的條件。


  1987年,王健林以正團職軍官轉業。


舒適距離


  林尤勇說,在萬達發展的過程中,王健林曾不止一次派已經投奔他的老戰友前來說服他加入萬達。


  “當時我還是正連職干部,動過心,但經過一番權衡,從安穩、心態的角度,覺得還是在部隊干,畢竟地方不是鐵飯碗,家里也不同意,而且那時我在部隊正值青春勃發。對我來說,也許更愿意給一個毫不相關的人做下屬,畢竟跟健林相熟,總邁不過心態這道坎。”


  對于王健林,他更愿意保持一個舒適的距離。


  這位頗受王健林青睞的戰友出身于軍事干部家庭,擅長書法,19歲進入大連陸軍學院,20出頭留校擔任教員教授軍事指揮。他是王健林同屆入學同批留校的戰友,兩人宿舍相隔200米。


  此后,林尤勇在大連陸軍學院待了24年,曾是學院最年輕的正團。后來他留意到地方銀行發展得不錯,便強烈要求轉業,至今仍在國有銀行從事金融工作。


  林尤勇長相儒雅斯文,彬彬有禮,說話有條不紊。談及王健林,林尤勇并不仰視,他承認王健林的成功有其必然的邏輯;言及王健林對他的賞識也頗有些自得;他欽佩王健林膽子大、會動腦筋,不過至于其他資質,他持平視態度。


  當提及王健林頗受好評的口才,他微微一笑:“陸軍學院口才好的人比比皆是,他是四川人嘛,講話速度很快。”


  如今,林尤勇閑時種花,與老戰友們每月一聚喝酒嘮嗑,日子也過得舒坦逍遙。


  他說,最近在電視上看到了王健林,感覺他氣色不太好,希望這位昔日老戰友:注意休息。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林尤勇為化名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蘇展


上一篇:萬達高管八句話剖析“王”的帝國
下一篇:現代管理可以借鑒的古代“帝王智慧”

开奖